出門趣 小山舍:植物藝術

那天在四四南村與小男孩的相遇:小山舍

▎如果兩年後,你還會記得我嗎?

他的眼睛如此的透明清澈,獨自一個人專注的看著攤位上的每棵植物
從他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是真的喜歡植物的小孩
我突然想起,一直想拍植栽與小朋友的照片,這也許是一次機會

他在攤位前直盯著某一盆植物,於是我蹲了下來,輕輕拍了他的肩膀
「弟弟,你真的喜歡它們嗎?」我說
「嗯,我很喜歡,可是700塊好貴喔!」
「那我們來交換條件好了,我賣你300塊就好,可是你要拿植物讓我拍照,這樣OK嗎?」
「一定還是不行買的,我會被罵。」小男孩頭低低的說,音量變得很微小

「所以你要先回去問問你的爸爸媽媽是不是可以讓你買啊?」
他的手指向對面的攤位說「我爸爸媽媽今天不在這裡,我是跟舅舅、舅媽過來擺攤的,他們在賣羊毛氈的東西,我只是過來幫忙而已。」

我輕拍他的肩膀後,摸摸他的頭
他接著又說「就算舅舅、舅媽讓我買,我回去一定也會被媽媽罵得很慘的。」
「你怎麼這麼確定?你買的是植物不是玩具啊?」我問他。「真的啊!我媽很殘酷的!」
「真的,為什麼!?」我不太能夠理解他為什麼用殘酷來形容他媽媽
「真的,不然你跟她住一天你就知道」他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我
「那我送你呢?」。他沒有立即回答,過了一會搖搖頭說「舅舅說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
「可是我們是交換喔!你讓我拍照,我送你植物!」。
他用著堅定的口吻一字一字的說「還.是.不.行」。

傍晚了,天色漸暗,抬頭看101的燈點亮了深藍的天空,市集棚架下的黃燈也亮了,一點點迷幻的音樂不知道重覆播放了幾次
小男孩在我的身旁來來去去,當然,最後我還是拍了他跟植物的照片

我摸摸他的頭,故意弄亂他的頭髮
「下次你還會來這嗎?」小男孩問我
「我們不一定都會在這邊,你呢?」我笑笑的回答他
「我也是,舅舅他們從新竹來,但我不是每次都能跟」
「哇!那我們真的更難再次相遇了!」我刻意帶著感到遺憾的表情說

「如果兩年後,你還會記得我嗎?」灰灰藍藍的,紅紅黃黃的光線下,我聽見小男孩小聲的問我

我不曉得是天氣微涼了,還是燈光與音樂讓人產生幻覺,大片暗藍的天空下,黃色燈泡像是一閃一閃的,彷彿在遊樂園裡一樣

「你要記得,也許過了一個禮拜、一個月、一年,甚至十年後我們會在某一天再次見面,但,也有可能我們一輩子就只會在今天見面了,你覺得呢?」
看著小男孩瞪大的雙眼,望著101最高處,我反問他

「嗯,這就是生命啊!但我好想能再見到你」他雙眼依舊盯著在灰藍天空下發光的101
還是無法理解一個國小的小孩為何會有如此成熟的用語及瞬間的豁達

我摟著他的肩問他 「那你現在快樂嗎?」,我又強調一次是 「現在」喔?他毫不猶豫的說「快樂」
「那你長大後要記得今天你在這跟我說過的每句話,然後記住這個時候你是快樂的,我也是快樂的,好嗎?」。「好……但20年後,我長大了,你還記得我嗎?還有你能認出我的聲音嗎?」
瞬間換我沉默,但點了點頭

小男孩緊緊抓著我的手,像是害怕失去什麼,看著舅舅的攤位說 「他們快收完了,我要回去了」
「我不會把你忘記的,真的,真的,真的!」換我用著一種堅定的語氣說,然後蹲了下來張開雙手,我抱著他,刻意把他的頭髮弄得好亂

鬆開雙手後,他跑向舅舅那,但頭卻轉向我這
我揮揮手,小男孩的舅舅、舅媽也對我笑了笑

不一會,他又跑了過來,手上拿了幾條彩虹橡皮筋手環送給我們,他說這些是他自己做的
然後我又抱了抱他。 「舅舅他們還在收,舅媽說我可以不用幫忙,我不想浪費任何時間,所以我又來找你了」

我們都無法知道會不會再相遇,可以聊他的電腦都是放植物的圖片、路邊的含羞草碰它都合不起來、妹妹是個破壞狂、阿嫲養了一隻超級大隻的烏龜還有一隻混到狼犬的狗……
所以特別珍惜在市集結束前的時間。他仍拉著我的手

「ㄟ,舅舅他們好像收好了」我提醒一下他,不要讓舅舅、舅媽等
「那我這次真的要回家了」他說

這一次他自己張開雙手,我用力的抱緊他,然後拍拍他的背又弄亂他的頭髮,並將他抱起,他雙腳離地,笑得好大聲。市集像極了遊樂園

「打勾勾,我真的不會把你忘記的,因為現在我很快樂」我看著他大大的雙眼說

如果過了20年後的小男孩遇見現在31歲的我,一切都還會是如此嗎?長大有時很可怕,因為我們把最直接、單純的東西,遺忘了

謝謝你,小山舍在44南村遇見的小男孩

 

小山舍

我們喜歡「山」的沉穩、寧靜,那是一種身在其中安定的力量,同時也象徵著我們所處的大自然或整個社會;「舍」是小屋子,可以是居住的空間,也可以是每一個人的內在世界。我們企圖將多肉植栽置入生活,於是乎,我們開始關注到植物與居住空間及整個外在自然的連結性,甚至用心投入其中,此時,植栽成了一種媒介,它讓我們從微小處關照大環境的變化,在大環境中體悟生活中簡單而美好的小細節。

 

 

 

廣告

0 comments on “那天在四四南村與小男孩的相遇:小山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