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舍:植物藝術

小山舍畫畫班的童言童語:孩子說“酸酸的”

▎酸酸的
一個畫畫班的小孩雖然人中帶著快結痂的擦傷,卻依舊在畫室裡大笑,
在他臉上沒有一絲疤痕的不自在或尷尬。

「上一次傷得比較慘,手都還繃繃帶,整個鼻青臉腫的,這次為什麼只有人中跟嘴唇腫腫的?」我問他。
「這一次是被其他小朋友從溜滑梯上推下來,我整個看著土跌倒。」
說話時嘴角還會會牽動著傷口,但他還是一副無畏無懼的模樣。
「那跌倒的瞬間你腦袋在想什麼?」我接著問。
「我不知道啊!但這次要跌倒時,反正我就想放輕鬆就好,因為都要摔倒了。跟上次不一樣,上一次跌倒前好害怕,身體好緊張。」
「所以你上次很緊張,身體傷得比較多,這次放輕鬆,反而只有嘴唇跟人中擦傷」。
一個小四生,家裡製茶,偶爾會幫家裡做茶所以跟我請假沒來畫畫。
到底有多少大人在面對“危險”時能夠意識到“放輕鬆”,所以通常我們越硬著碰,傷害得更多。
「最後呢?」我問。
「我就吃到土了!」他說。
「那土是什麼味道?」我又無俚頭的繼續追問。
想了一會兒,他回答「酸酸的」

 

▎小山舍的小女孩

天鵝幸運的沒有影響今天小孩們在園子寫生的行程,中途休息時,兩個小女孩手牽著手,在園子內像是發現寶物的不斷發出陣陣驚喜聲。
「這棵好像一棵樹,那棵好像一支麥克風,還有那個葉子捲捲的,為什麼仙人掌不會刺人,那它怎麼保護自己?」
小孩在自然裡,想像永遠比我們豐富,或許那才是我們原有的樣子啊!

 
▎植物 / 慢手

或許「感覺」可以複製,但每天對待小苗的手,即便沾滿了泥土,都是一種無可替代的明澈,心境。對待植株於此,人事皆是!

▎玉露 / 微潤

山城裡的夏日午後,習慣突如其來的大雷雨。傍晚,空氣瀰漫濕氣,順著山緩緩而下,入夜。

 

 
Information

小山舍
m. House Succulents StudioCreation
創作 Experiment / 實驗 Travel / 旅行 Plant / 植物 Sharing / 分享

Established in 2013 July.

 

廣告